编者:以下资料由一濑敬律师单独提供并应他的要求全文发表


平成30年(刑わ)第3618号建造物侵入被告事件

被告人 郭绍杰ことグオ シウギ
被告人 严敏华ことイン マンワ

被告人郭绍杰的法廷陈述

2019年3月7日
东京地方裁判所刑事第7部 御中

被告人  郭   绍 杰

前言
我是无罪的。
按検察官的主张,我进入靖国神社没有“正当理由”。
但是,我于去年12月12日在靖国神社打开横幅等等的行为,就是为了抗议不仅不想承认戦争责任,反而试图美化那场戦争的日本政府和靖国神社。
我的抗议行动,完全是以合法的方式进行的,我的行为属于日本宪法所保障的“表现的自由”的范围。
検察官的主张是为了惩罚我的自由表达,这是完全错误的。

第1 2018年12月12日,我的所作所为
1 2018年12月12日早上7时左右,我就“戦争责任问题”针对日本政府和靖国神社进行了以下抗议活动:
第一,我双手展开写有“勿忘南京大屠杀”、“追究日本政府屠城罪行”的横幅,并且喊出以下口号:“勿忘南京大屠杀”、“追究日本政府的责任”、“打倒军国主义”。
第二,同时,我在自己的前方放下了用纸板做成的“甲级戦犯东条英机”的小纸牌,并点燃了它。
进一步地,我架上自拍架,用智能手机拍下了自己的抗议活动。
2 我的上述抗议活动是很短暂的,用时不到一分钟。
我的上述抗议活动,由接受香港民间电台派遣、与我一同前来日本的被告人厳敏华女士拍摄下来了。
厳女士在拍摄之后,立刻使用智能手机把我抗议活动的视频发到了香港。由此,这一抗议活动很快就传遍了世界。

第2 日本侵略中国,造成世界史上最残忍的戦争犯罪
1 日本以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为契机,开始了对华全面戦争。随后日军使用武力侵占了一座座中国的城市,并于同年12月占领了中国的首都南京,残杀了大量南京市民和俘虏,烧毁民房,掠夺财物。
研究南京大屠杀的中国学者认为:日军在占领南京的前后屠杀了超过30万中国人。南京大屠杀是日军有组织地实施的人类史上罕见的大屠杀。
同时,南京还有数万妇女遭到日军的强奸。幸存者证实:强奸发生在南京的各个角落,受害者上到80歳老太太、下到幼稚的女童。中国人民絶不可能忘却日军所犯下的南京大屠杀的野蛮罪行。
2 日军在它所占领的亜洲各地都犯下了屠杀暴行,而中国遭到了最大的戦争受害。
除了南京大屠杀,中国各地都遭遇了日军大量的杀戮。
中国政府根据最新的调査研究,正式公布:在整个中日戦争中直到1945年日本戦败,
有2000多万中国人惨遭杀害,死伤人数共达3500万以上。
我母亲老家是中国福建省的福州,她的家族就有両人因日军暴行而受了重伤。
3 香港也曾横遭戦争的祸害。日军従太平洋戦争爆发的1941年12月8日黎明时分开始袭撃香港,至12月25日,守港英军举旗投降。
香港市民在日占时期遭受了惨重的伤亡。日军和宪兵队以各种借口虐待和杀戮普通百姓、强奸妇女。
而且压缩对民众的粮食配给,将很多人抛置荒岛任其活活饿死。日本更强制香港居民兑换日本军票,
由此掠夺人民的财产。
在其他方面,日军不仅克扣英国、加拿大战俘的口粮并强制他们服苦役,夺去了很多俘虏的生命。
日本对香港的统治総共是三年零八个月,使香港遭受了惨重的摧残。香港人至今都用“三年八个月”来形容那段悲惨的时代。
4 日本侵略中国,犯下了堪与纳粹德国大规模屠杀犹太人相比肩的惨无人道的戦争罪行,简直就是“亚细亚的种族灭絶”!

第3 推进日军侵略戦争的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是一个特殊的神社,它的作用就是表彰那些遵照天皇之命参加对亜洲.中国的侵略戦争而命丧黄泉的日军士兵的“英霊”。
也就是说,靖国神社是一个赞美侵略,更进一步动员日本人参加侵略戦争的重要装置,是推动日本侵略戦争不可或缺的军事设施。
只要是中国人,谁都知道靖国神社就是推动日本军事侵略的重要基地。

第4 日本政府不承认戦争犯罪,不对受害者谢罪
1 日本政府在1972年与中国政府缔结了《中日联合声明》,中日邦交由此恢复。
在这个重要的声明中,日本政府对于给中国造成的重大戦争加害的表述是“痛感其责任,深深反省”。
但是,日本政府的反省仅仅停留在语言的层面上。
2 实际上,戦后的日本政府一贯回避了这个反省:日本曾経对中国、对亜洲各国进行的戦争是错误的戦争。
日本戦败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政府反而逐渐加强了对于那场侵略中国和亜洲各国的戦争的美化。
日本政府的这种姿态,最明顕的就表现在它与靖国神社的关系上。
也就是说,作为宗教法人而幸存下来的靖国神社,日本政府先譲它祭祀那些数量膨大的日军官兵,继而发展为将戦争罪犯一起合祭。
终于到了1978年,日本政府与靖国神社相互勾结,把A级戦犯的牌位搬入靖国神社。
3 对于这个戦后还在継续美化侵略戦争的地方,中曾根首相在1985年跑去正式参拜。
进入21世纪之后,小泉首相従2001年到2006年为止,每年都去参拜靖国神社,2013年,安倍首相也去参拜了。
当然,除了日本首相之外,很多政府阁僚每年都持续地参拜靖国神社。
上述日本首相和政府阁僚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是把在侵略戦争中残杀了中国?亜洲各国人民的日军官兵奉为“英霊”也就是作为神来敬仰的行为,是对过去发动对中国?亜洲各国的侵略戦争的肯定。
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看到日本首相和政府阁僚去参拜那个合祀着因戦争责任而被判决的东条英机等A级戦犯等“英霊”的靖国神社,就自然会涌起强烈的愤慨。
对于我来说,日本首相和政府阁僚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就如同崇拜希特勒为“英霊”是同様的罪恶,是对伤亡于日本侵华戦争中的3500万中国人及其遗族的侮辱,是絶不可容忍的。
4 而且日本政府还在1982年采取措施,阻止在教科书中记载日军侵略亜洲的事实。
因此,日本的老师就受到了限制,无法在学校教育中对孩子们讲述日本曾経发动的错误的侵略戦争。
而德国政府则完全相反,他们对于纳粹时代所犯下的戦争罪行等种种错误进行着彻底的歴史教育。
5 1990年开始,韩国、菲律宾等国家的戦争受害者就日本造成的戦争伤害提起了诉讼,要求日本国家谢罪赔偿。
中国的戦争受害者也従1995年开始加入了这场法律闘争。
但是日本政府在以上所有这些诉讼中,面对亜洲各国的戦争受害者们,不仅完全否认加害与被害的事实,并且始终拒絶做任何程度的谢罪。
对于那些好不容易赶来日本(进行诉讼)的亜洲各国的戦争受害者们,日本政府摆出彻头彻尾的冷淡态度。
6 在今天的香港,安倍首相的名声很响,大家都知道他具有极右翼的思想。
而且他在第二次就任総理大臣不久,就在国会上发言说不能认为对中国、对亜洲的戦争就是侵略戦争。这在香港也广为人知。
安倍首相的这种政治立场,极大地助长了日本的右翼势力。
在安倍首相唆使之下,右翼势力和部分御用学者聚集在名为“日本会议”的右翼阵営,很卖力地美化着日军发动的对中国?亜洲各国的侵略戦争。
在如此立场的安倍首相统治之下,日本政府愈加丧失了对日本发动侵略戦争进行反省的姿态。
而对于戦争被害者,日本政府已经失去了谢罪的意念。
倒不如说,日本政府在安倍首相的强力影响下,正急速走向美化侵略戦争的那一面。

第5 我在日本进行抗议活动的理由
1 在香港,在每年的引发中日戦争的7月7日(卢沟桥事变)和9月18日(柳条湖事件)、以及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各政党、劳働工会、包括保钓行动委员会在内的很多市民团体都要挙行各种游行示威。
游行示威的内容,是为了对日本政府始终拒絶就侵略戦争进行反省和谢罪而表示抗议。在日本驻港総领事馆所在的交易广场大厦前,各个团体都会精心展示自己的抗议形式。
同时,作为每年的惯例,各团体的代表都会分别向日本的领事递交抗议信。
可是近几年来,日本驻港総领事馆开始拒絶接受各团体的抗议信了。这个延续到近年的惯例,在安倍首相上台之后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而且示威当天,日本総领事馆所在的交易广场大厦的入口紧紧关闭,不再譲各团体的代表们靠近!
2 大多数香港市民从早些年开始,就对当今安倍首相控制下的、不愿反省侵略戦争反而要美化它的日本政府抱有强烈的愤慨,并且对拒絶接收抗议信件的驻香港日本総领事馆的立场转变也开始抱有强烈的反感。
为此,我覚得自己有必要传达中国民众的愤怒、有必要表达对傲慢无礼的现今日本政府的强烈抗议,所以才选择12月13日这个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前日,在靖国神社进行了本次抗议示威。
也就是说,关于本次行动——我认为首先有必要向不肯为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日本在对华侵略戦争中所犯下的种种罪恶进行反省和谢罪的日本政府表达我的强烈抗议,我才决定进行这様的行为。
同时,我也覚得有必要对于在戦后的日本社会中、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之下、实现着美化侵略戦争之功能的靖国神社表达不满,所以才选择了那様的场所。
由此,本次抗议行动的地点就是因为靖国神社最为适合,所以我才选择在靖国神社进行了抗议示威。

最后  我是无罪的
1 我在去年12月12日,为进行针对日本政府和靖国神社的抗议活动而进入了靖国神社。
抗议的目的,是要促使不仅不愿反省对中国、亜洲各国发动侵略戦争,相反却在美化它的日本政府和靖国神社走向反省的道路。
本次抗议活动的意志,当然最终是出于我本人的决心。但也可以这么说,我实际上是感受到大多数香港市民和中国民众对于日本政府和靖国神社的强烈愤怒,我是按照他们的意志而实施了本次抗议。
我于去年12月12日去靖国神社进行的抗议活动,很清楚地属于日本宪法规定的必须保障的“表现的自由”的范围。
所以我完全有正当的理由进入靖国神社,所以我完全是无罪的。
2 对我实施的人身拘留,自去年12月12日以来已近3个月。
为此,在华人社会最为重视的春节期间,我无法参加我的家族大团圆。
如此长期的人身拘留,在文明社会简直是难以想象。
在香港,哪怕万一遭到逮捕,最多也就1夜2天之内的拘留时间、港币500元(约7000日元)左右的费用就可以得到保释了。
很明顕,本次对我的长期拘留构成了重大的人権侵犯。
虽然,日本政府在联合国签署了国际人権条约、日本宪法中也明确了任何人都有言论和表达的自由,但日本却把我当成起诉对象并进行如此长期的人身拘禁,这是完全违法的。
被剥夺了自由的我,现在丧失了経済收入,我的家人失去了生活保障。
日本如果还算是个文明的国家,那就希望日本法院不再折磨我和我的家人,将我立刻释放。
而且希望法院:要么立刻终止本次审理,要么判我无罪。
衷心期待着法院的毫无主観偏见的、公平的审理。

以 上


平成30年(刑わ)第3618号建造物侵入被告事件
被告人 郭绍杰ことグオ シウギ
被告人 严敏华ことイン マンワ

被告人严敏华的法庭陈述

2019年3月7日
东京地方裁判所刑事第7部 御中
被告人  严   敏 华

前言
検察官主张说:我在去年12月12日没有“正当理由”地侵入了靖国神社。但是,我对郭绍杰先生的抗议行动所进行的拍摄行为——在日本国宪法等方面是作为“采访的自由”而得到保障的。
由此,我进入靖国神社是有“正当理由”的,我无罪。

第1 我受委托拍摄郭绍杰先生抗议行动的経纬
1 香港的广播电台“民间电台”(Citizens Radio)的人对我说,郭绍杰先生要去日本针对日本政府和靖国神社做出抗议行动,对方并委托我与郭绍杰先生同去日本,拍摄并报导郭先生的抗议行动。
2 我従“民间电台”人士以及郭绍杰先生那里得到的说明如下:
日本政府在戦后对于侵略戦争始终没有丝毫反省,而现在的安倍首相是一个近似于希特勒的极右反动思想的拥有者,这様的人物担任日本首相的时间竟然超过六年,这是很危険的状况。
如今的安倍首相每年都试图增加国防预算、实现军备扩张,更试图在近期内修改日本的和平宪法。
在安倍首相的统治下,现今的日本政府不仅不会对侵略戦争进行反省,反而在美化那场侵略战争。
亜洲各国人民对于今天这様的日本政府感到强烈的愤慨和高度的危机感。
因此,为了阻止如此危険的日本政府的动向,首先就应要求日本方面真挚地反省日军在侵略戦争中对亜洲民众所犯下的残忍罪行,为此就有必要抓住南京大屠杀的问题对日本政府进行抗议。
3 另外,靖国神社在戦后合祀A级戦犯,而日本政府的首相和大臣前往参拝的局面就深深影响了日本政府始终不愿就侵略戦争进行反省的姿态。
进入21世纪之后,小泉首相、安倍首相也去参拜靖国神社,日本社会的右倾化日益顕着。靖国神社在戦后日本起着非常壊的作用。
为了体现亜洲各国人民对靖国神社抱有的强烈愤慨,因此就有必要针对靖国神社供奉东条英树等甲级戦犯的问题进行抗议,云云。
我得到的说明就是:総合以上考虑,抗议行动要在靖国神社进行。

第2 我在12月12日的摄影行为
1 抵达日本之后,郭绍杰先生说:对靖国神社的抗议行动将在早上进行。因此考虑到要在最短时间内保证拍摄成功,那就最好使用録像方式,我于是与郭绍杰先生一起前往了靖国神社。
在靖国神社,当郭绍杰先生开始行动,我立刻对此抗议进行録像,并把它传回香港,完成了初步的报导使命。
2 郭绍杰先生在靖国神社开始抗议之后,仅仅不到20到30秒,神社的保安就走近郭先生,对他的抗议行为实施阻拦。随之不久,郭绍杰先生被数名保安限制了身体自由。
3 我在郭先生被摁倒在地之后仍在録像,但很快就被一名保安过来阻拦。
我反复用英语对他说明:我是香港“民间电台”的现场报道员(Reporter)。但因那名保安坚决要我终止拍摄,所以我只好停止。
至于拍好的视频,我则随即发回了香港。
关于我所拍摄的郭绍杰先生抗议行动的时间,被逮捕之后聴律师介绍,総共好像是2分17秒左右。

第3 关于“民间电台”
1 “民间电台”在香港很有名,我下面将说明:它是在香港维护言论自由的运动中诞生的一家民间广播电台(Radio)。
2003年,香港出现了有关“国家安全条例案”的立法问题。但不仅是学者?律师等有识之士反对,50多万香港市民也站出来反对那个“条例案”,最终使它在议会未获通过。
但在那之后,因为香港政府对于言论自由依旧保持着髙压姿态,感到危机的香港有志之士就聚集一堂,决定创办自己的媒体。由此成立的就是这个“民间电台”。
2 因此,“民间电台”就成了不愿遭受政府権力不当限制的市民以及没有企业赞助、在経済上势力弱小的市民团体——积极地陈述自己对社会各种意见的市民形态的广播电台。
3 “民间电台”在経営、操作理念上比其他任何媒体都更重视言论自由,因而“民间电台”打出了它的根本理念:“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也即“非暴力的不服従”。
虽然现在已进入网络飞速发展的时代,除了广播以外有各种信息获取的渠道,连视频都可以自由传送了。但“民间电台”置身于香港民间立场,所以博得了很髙的信用。
4 这様的“民间电台”属于不具备公権力支持和企业赞助的市民媒体,因此其工作人员均为志愿者(义工)。
我平时在保険公司上班,但経常前往“民间电台”做义工。
本次的拍摄行为,尽管是作为无报酬的志愿者来进行的,但因工作上要请假,来日本的差旅费都是由周围的朋友们集资的。

第4 我的摄影行为应该得到“采访?报道自由”的保障
1 首先是关于“表达的自由”。
在日本国宪法第21条里有如下规定:“应保障集会?结社?言论?出版以及其他一切表达的自由”。
同时,在联合国的国际人権条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的第19条第1、2项中,关于所谓“表达的自由”是这样定义的:
“任何人都有权利自由发表主张和意见,此项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找、接收、传递信息和思想的自由,通过包括口头的、书写的方式或者以印刷或艺术的形态乃至于自我选择的任何方式,这项自由不受国界的限制。”
2 其次,在参与“民间电台”的活动中,就面临着“报导的自由”与“采访的自由”的现实问题。
实际上在香港,围绕着前面介绍的2003年“国家安全条例案”的立法问题,关于言论自由的讨论相当热烈,“民间电台”也积极参与了进去。
我和“民间电台”零距离接触之后,従中体会很深。也就是说,宪法和国际公约都明确保障的所谓“表达的自由”——实际上它是使用民主的方式,同样也要保障公民的自由政治意识的形成,那么其中需要保障的重要环节就是“获知信息的権利”。更进一步地说,“报导的自由”与“采访的自由”也必须作为基本人権——在宪法中得到保障。
这様的観点,已経成为香港“民间电台”参与者们的共识。
3 因此,我于去年12月12日在靖国神社进行的拍摄行为,作为“报导的自由”与“采访的自由”,它是和日本国宪法以及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所保障的“表达的自由”是表里一体的、明顕应该得到充分保障的。
第5 因我的采访报道而曝光的(1)——香港遭受的戦争创伤
1 1941年12月25日,守卫香港的英军挙手投降。随之而来的便是日军对香港长达三年零八个月的统治,直到1945年8月为止。
経歴过日军统治的香港居民,每天每月都饱受死亡的威胁:刺刀的威逼、财产被强行掠夺、不敢有任何反抗的挙动、被肆意奸淫……
2 我的祖母林彩女士于2006年去世,享年76岁。她经常告诉我在日占时期的恐怖经历。
那时候,总有日军来家里搜查。祖母只能把灰泥浆涂抹在身上并装扮成男工,这样才侥幸躲过日军的兽性。
3 因为日军的强奸案太多,日本的香港占领总督部决定:要建立大批慰安所来满足士兵的兽欲。因而数万居民因房产被强行征用,只能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而沦落到“慰安区”里的妇女,从此暗无天日。
4 在日军的粮食配给制度下,居民们得不到足够的粮食供应,其后更是供应半减,出现了大量饿死鬼。祖母告诉我,“一粒米都见不到,只能啃树皮吃草根,我是靠吃糠才勉强活下来的。”
日军更是滥发军票,强行兑换居民手头的港币,因而导致通货膨胀物价高腾,粮食更加短缺,最终发生了人相食的惨剧,饿死者竟然达到5万之多!
在香港,日军占领的“三年零八个月”,就是地狱般的岁月。

第6 因我的采访报道而曝光的(2)——中国整体的戦争创伤
1 南京大屠杀更是日军侵华暴行的象征,其规模之大受害者之多,令整个人类为之恐怖,给中国歴史留下惨痛的一页。
2  为了永远牢记这段历史和教训,为了追悼死难同胞,中国政府从2014年起,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牺牲者国家公祭日”,每年要举行大型追悼仪式。
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也一定会在这一天前往香港海防博物馆主持大型公祭仪式。所以,12月13日对于中国社会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
3 在我这次拍摄的视频中,郭绍杰先生燃烧了“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的纸牌,打开写有“勿忘南京大屠杀!”“追究日本屠城责任!”的横幅,并高喊口号。
在香港和世界各地,将象征着抗议对象的物件烧掉——是表达愤怒的习惯。点燃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牌位的行为,就是为了表达让军国主义成为灰烬,彻底葬送它的意思。
4 中国的战争被害之一,包括被强掳劳工。
2010年8月,我18岁时,曾见到过与北京律师一起来港的中国大陆被强掳劳工索赔团的老人们。
我当时作为义工,担任北京话和粤语翻译。
我因此亲眼看见老人们颈上的恐怖伤痕, 是被井下照明灯上的劣质电池中流出来的强酸所腐蚀的疤痕。我由此知道了强掳劳工的残酷。
我也听到了他们的证言。其中一位刘仕礼老人,他被抓到北海道的三菱美.碳矿做奴隶, 冬天积雪高达一米。他们在饥寒交迫、侮辱打骂及极端恶劣的苦役中幸存下来。
2010年8月中旬专程来到日本驻港领事馆示威,公开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

结束语
最后,作为视频的记録者,我想在此叙述一下:去年12月12日前往靖国神社进行的采访和报导的目的和意义——
第1点
看到我拍摄的那段视频的人们,应该能联想起日军发动侵略戦争而造成的戦争被害的悲惨状态。
这个,当然也是郭绍杰先生试图通过他的抗议行动传达给日本政府和靖国神社方面的部分。
第2点
视频中郭绍杰先生在那里喊叫——与其说那是告发者的叫喊,但并非那么单调,我似乎能听得到戦争受难者们在地狱煎熬中的痛苦哀嚎——正在与郭先生的嘶吼发生着共鸣。
我希望:那些戦争被害者们撕心裂肺带着血泡的哀嚎,那些仿佛从地底下岩石缝中挣扎出来的细弱的悲鸣和呜咽——能够传到加害者日本官兵和他们的子孙的耳朵里,能够传到加害国的当代政治家们也就是安倍首相、安倍内阁的大臣们、国会议员、地方议员们的耳朵里,能够传到全体日本国民的耳朵里。
第3点
看到我拍摄的那段视频的人们,希望大家能従中发现一个重要的环节:包括香港在内的整个中国——因为那场侵略戦争而发生在那里的无数悲剧,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知道的仅仅是其中极小的那一部分。
南京大屠杀算得上是中国遭受的最惨烈的创伤了,但与2000多万死难人数相比,南京大屠杀的死难也只不过是局部的数字。
那么多我们还不知道、甚至可能永远也查不清的受害,造成它们的大部分责任就在于销毁了戦争资料,掩盖了加害事实的日本政府。
希望看到那段视频的人们能够明白:拒絶反省戦争责任的日本政府的姿态,与过去销毁了档案、现在依旧在拼命试图掩盖真相的日本政府的姿态是完全重合的!
第4点
我希望我拍摄的那段视频,不仅能让日本人、亚洲人看见,还希望能让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
通过视频我想说:日军犯下的战争暴行与纳粹德国的战争罪恶一样,是“对人类的犯罪”。而“对过去的克服”却是人类整体的共同课题。
第5点
我希望看过那段视频的人们——能够放开你们的声音,要求日本政府不要隐藏历史档案,把加害的历史自己写进教科书里。
请放开你们的声音,要求日本政府反省侵略战争的罪行、阻止今天的安倍首相正在推进的你是修正主义的潮流。
我现在祈求的,应该也正是郭绍杰先生进行抗议示威那一刻的愿望。

今天的社会存在着多重矛盾,但是我坚信正义的胜利必将到来。
所以,在我正经历着的“独裁与民主”、“专制与自由”、“历史忘却与记忆”的这场斗争、也就是现在的这场审判中,我绝不想做失败者。
为了不做失败者,我将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主张:我在去年12月12日所进行的拍摄和报道,正是我行使本应受到保障的“自由表达的权力”的过程,所以我无罪。
(完)


日媒:闯入靖国神社抗议,两名香港人称自己无罪
环球时报热点
2019-03-08

据日媒报道,两名闯入靖国神社的香港人称自己无罪。
报道称,这两名中国香港人被控擅自闯入靖国神社,在本周四东京地方法院举行的首次庭审上,他们拒不认罪。
报道称,55岁的郭绍杰和26岁的严敏华表示,他们有进入靖国神社的“正当理由”,他们打算“敦促日本政府反思(日本的)战争历史”。靖国神社供奉着数百万战争死难者和被定罪的日本战犯。
东京警方称,这两人于当地时间12月12日上午7点左右进入了靖国神社。当时郭绍杰点燃了一块硬纸板,并持有一面写有“抗议南京大屠杀”内容的旗帜。而严敏华则在一旁对其进行了拍摄。
一个香港组织上传网络的视频显示,在被保安制服之前,郭绍杰焚烧了一块纸板“牌位”,“牌位”上面写着在靖国神社供奉的日本军国主义代表人物(原文:二战时首相)东条英机的名字。郭绍杰大喊:“打倒军国主义!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日本必须道歉!”
报道指出,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日本邻国通常将靖国神社视为日本军国主义历史的象征。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